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四章 诱敌深入之计

  “我们的攻防器械如此能坚持几日?”童御略一沉思当即询问忽炎烈道!

  “攻防器械算的上充足,我之前的杀神大军在这些城中屯下不少,已然尽数调过来了,如此坚持个十几日不成问题!可这士兵不休不眠的守城恐怕根本支撑不了十几日!”忽炎烈回道!

  “若是他人如此用兵我们恐怕必败无疑,可他偏偏是韩世忠,韩世忠攻城我们的人马就不止一万了!”童御若有定计的道!

  “哥哥的意思是?”王良和忽炎烈闻言皆是一脸的不解!

  “你们忘了韩世忠意在这边境外所有城池,而且韩世贤之死可不是我们亲手斩杀,如今睡不好觉,吃不安稳的可不止我们一家!”童御若有所指的道!

  “哥哥是说之前那六路联军?”王良,忽炎烈当即醒悟过来!

  “没错!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韩世忠足智多谋一击不成,必定很难再有机会!我们就给他来个将计就计,一击定乾坤!忽炎烈将军听令:你速去联络那六路联军,就说我有一计能生擒韩世忠,毋须他们全力相助,如此情势他们自当不敢推诿,记住切不可泄露行踪,所有人马须紧靠王阳绕进城防,不得有失!”童御当即命令道!

  “末将听令!请哥哥放心!”忽炎烈当即领命便绕过前方的战场悄悄由后方摸了出去!

  “哥哥!王良又当作何?”王良见童御胸有成竹,当即便是信心倍增,摩拳擦掌索要立功机会!

  “你且先继续主持城防,你和忽炎烈皆不在城头容易引起韩世忠疑心!”童御布置道!

  “王良领命!绝不让韩老贼的人马进城池半步!”王良也当即便回到了城防之中!

  正如童御所料,韩世忠率大军前来,那当初的六路联军个个是坐立不安,面对韩世忠二十万人马的浩瀚王军,根本不可能有一个人低档的了,待韩世忠收拾了太平天军必然转头就朝自己来了,这韩世忠与太平天军交战的一日间那六路人马就等于在坐地等死!如今听闻忽炎烈说有计策能败韩世忠,再加上之前太平天军的言出必行,哪里还有犹豫?不出半日的时辰,所有人马便尽数暗自调入了太平天军城池之中!

  “韩世忠此来,一是为了为其子韩世贤报仇,二吗恐怕还是为了我们边境外的这些闲散城池!而这两件事都与我们所有人脱不了干系,不管为了什么韩世忠都必定会对我们全部赶尽杀绝,因此我们需得戮力同心,方有可胜之机,我有一计能一战定乾坤,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故而希望各位能暂时全数听我指挥,诸位可有异议?”童御城防战营之中六路联军已然到齐,如今城中兵马已有过十万之数!六路联军主帅尽数坐在童御帐中前来汇义!

  “只要能打败韩世忠但听指挥便是!”六路联军之中有人为了解此杀身危机已然几乎顾不得所有了!

  “听你指挥可以,但我还想要童主帅一句话,若真能大败韩世忠,一不能留其活口,二我们依旧撤回自己的地盘,互不侵犯!可否?”童御大军虽人数恐怕不及六路联军其中任何一路,但童御的智谋以及身边的两员悍将他们是见识过的,在气势上丝毫不敢压过太平天军,反倒有人依旧颇为忌惮太平天军!

  “这是自然,原本这韩世忠是生是死可以再议,既然诸位提此要求,我太平天军绝不毁约!”童御知道在场诸位和韩世忠的仇怨恐怕是解不了了,原本还思虑着能否收韩世忠为己用,但这种意欲谋反之人原本便是祸患,如今这般情况也只能收了念想,应了下来!

  “既是如此!我等别无他求,这一战之间愿尽听童主帅排布!”如今这般状况能保住性命,保住地盘众人已然是莫大的知足了,六路联军和太平天军当即便达成了共盟!

  “好!我便跟大家说说我的计策,这韩世忠一贯的风格,稳扎稳打,希望用最小的成本换取一场战斗的胜利,这正好给了我们可乘之机!韩世忠每隔一个时辰便换一批人马来攻,想累死我的守城将士,可如今我们已然不止一万人马,我们便将计就计,同样隔一个时辰换一批人马守城,所有人换上太平天军的服饰,如此一来我们的将士便也有了修整时间,而韩世忠却只知道我城中仅有一万人马支撑不了多久!待得差不得十来日的样子他必定以为我守城将士已然疲累的毫无战力,到时候我们便佯装溃败,主动退让出三个城池,将其引入城中,这三个城池中我早已命王良修缮加固过,若是拒城而守又是一座坚城,即便是二十万大军齐上一时半会也很难攻下来!到时候便利用城防切段韩世忠大军,叫其首尾无法相互,大计便可成!我观察过韩世忠身侧的四员大将差不多都有四重天附近的修为,绝不能将此四人和韩世忠困于同一座城池,到时候便将此四人困于第二座城池,由六位联军主将对付,而韩世忠则将其切入第三座城池,由我王良和忽炎烈两位兄弟对付,其余大部分人马便将其切与第一座城外,依我计算你们的修为足够对付!”童御将详细的计划布置给现场众人道!

  “这韩世忠竟有这般厉害?需要我和忽炎烈兄弟一齐出手?”王良自视修为当世罕缝敌手,而忽炎烈也与自己在伯仲之间,听闻童御这般布置颇为吃惊!

  “哥哥,叫王良兄弟去帮助六位联军主将吧,那四位主将恐怕也不好对付,韩世忠老儿我一人对付足以!”忽炎烈也是对韩世忠满脸不屑的道!

  “你们莫要小看了韩世忠,我看得出他的修为绝对在你们任何一人之上,你二人单独应对必败无疑,四名主将由六路联军主将对付足以!你二人听命便是!”童御仅凭探查气势虽然估不精准众人的修为,但若不是刻意隐藏至少七八成还是估的出来的,韩世忠看上去虽是年岁已高,但一开始童御便看出了其修为绝不简单,故而绝不允许王良,忽炎烈任何一人冒险!

  “是!我二人听哥哥便是!”王良,忽炎烈见童御语气坚决便只能听命了!

  “童主帅布置精细,我看此计可行,我等愿听童主帅调遣!”各路联军听完也当即领了童御布置!

  “我等连续攻城几日了?”一连数日过去,韩世忠对着左右偏将问道!

  “禀韩主帅,足足九个黑白昼了!”

  “敌兵如今情势如何?”

  “依哨兵回禀敌军整整九个黑白昼连续作战,已然疲累至极,昨日已经出现有人抬着滚石不及投下便自己晕倒了!我看也毋须再这般耗下去了,请主帅给我五千人马,不出两刻钟末将必定拿下城池,砍下敌将首级!”韩世忠左右四名上将早已按耐不住!

  “咱们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再攻半日,大军便长驱入城!”韩世忠征战无数也阅人无数,不知何故却始终看不出童御深浅,故而有所忌惮!

  “我看韩世忠快要按耐不住了,估计很快便打算攻城了,命令所有不守城的将士扮作百姓隐入城区,所有人做好准备,王良,忽炎烈你二人分左右两翼隐于第三座城池城门两侧,待得韩世忠踏入城门,当即便将其与后面的将士切断,务必把他身侧的四名上将阻于城外!”童御见韩世忠领人出来探看城防,并且凝视良久便做好了备战准备!毕竟没日没夜的攻城已然过去近十日了,这城头的戏也演了不少,若是没有被韩世忠看出破绽也理当到了攻城的时候了!

  果然不出所料,傍晚时分韩世忠的大军便有了举动,二十万的大军厉兵秣马徐徐进军,已然尽数朝城防靠拢了过来,估计在他们心中如今已然根本不用受什么伤亡便能轻取下这所谓的太平天军了!这猛攻一开始自然也是如预期所料,童御大军当即便溃不成军,连连后撤,韩世忠引兵长驱直入,在韩世忠心中拿不下童御这仗便算不得取胜!

  “主帅,这一路追赶下来,也不见太平天军匪首,怕是早已裹尾巴逃了,想起其开始时那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便叫人好笑!”韩世忠大军连进两座城次也未遇过多抵挡,如今将士们早已不把这区区十几座城池的城防放在眼里!

  “这边境后方除了几处峡谷,便是王阳,他们已然退无可退,传令下去全力搜寻,勿必拿下敌军主帅,此人不除,他日必成祸患!”韩世忠对童御的忌惮意犹在心,嫣然一股不除去童御誓不罢休的气势!

  待得韩世忠踏马刚迈入第三座城池,王良,忽炎烈当即从城门两侧杀出,凶悍的气劲全展,几个回合便将韩世忠身后的四名上将阻于了城门之外,随即城门紧闭几十个士兵一齐冲出来围住了韩世忠,其余人马也当即闻声而动,将韩世忠的二十万大军切成了三段,童御这边十数万的人马从民间巷中蜂拥而出,唱起了关门打狗的戏码!

  “城中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马?不是说太平天军不足万人吗?”韩世忠大军四名上将以及其余副将见中了埋伏,又见这蜂拥而出的人马,当即大惊失色!

  “不好,主帅一人被困在了另一座城中,所有人马全面备战,我带人攻破城门救出主帅!”四名主将中有一人当即稳定了心神,下令稳定了阵脚!

  “想救你们主帅,先过我们这一关!”六路联军主副将十几人当即跃出,拦住了城门!

  “难怪我心中总有一股隐隐的不安,看样子我韩世忠还是低估了你们太平天军!你们竟在城中设了层层圈套,不过你们区区一万人马如何也吃不掉我二十万大军,不出多时,终究还是要被破开城防,这般挣扎也是无用!”韩世忠独自一人受困却也丝毫不乱,反而还气势凛然的道!

  “我太平天军如今不足万人不假,不过你忘了这附近还驻扎着数股中小势力!今日你恐怕得全军覆灭了!”忽炎烈,王良也不多言,当即便举兵攻向了韩世忠!

  韩世忠一身的青衫重铠,须鬓花白,眼神凌厉,手持一柄长柄大刀,虎虎生威,面对忽炎烈,王良两名悍将的联手齐攻竟毫无惧色!

  ‘铿!!!’一声震响传来,忽炎烈手中两百多斤的龙信宽矛当先一步朝着韩世忠挥砍而下,韩世忠举刀一格威势惊人,竟完全不落下风,反倒是忽炎烈手中传来了微微震麻之感!

  “没想到你这老儿当真如哥哥所说有些本领!王良兄弟你我二人一齐出手吧,以免延误了战机!”忽炎烈一下对招之下当即便感受到了老将韩世忠的惊人修为,虽然久战之下自己也未必落败,但其身后毕竟被暂困着二十万大军,若不能及时将其拿下战势恐生变化!便无意与韩世忠再独自拼修为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