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四章 阴谋

作品:拯救大秦女神|作者:我本将心托明月|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12-03 10:04:44|下载:拯救大秦女神TXT下载
  另一头,李家村

  急匆匆和腾叔来到村长家的子弈,见老村长满身是血的躺在床上,子弈锁眉深思,快速向屋内跑去。

  “呜呜呜呜~,子弈大哥,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啊!”见子弈来了,村长的孙子大牛哭道。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冲到这,把村长打成这样。......大牛,你别哭,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看着大牛,子弈连忙问那日的情形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那天早上,我才回来,可刚一到村口,就看到村里来了一群陌生人。见人就打,爷爷为了保护村民,就挡在了前面。可那些人就死命的打爷爷,而且还要抓那些孩子。如果不是爷爷.....呜呜呜~~~~子弈大哥,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啊!”大牛哭泣的说。

  “好,我去看看。”听大牛这么说,子弈连忙上前为村长诊脉起来。可发现此时村长的情况很不好,体内肋骨不仅有多处被打骨折,甚至此时已经开始有要休克的迹象。

  子弈的脸色不由变得越来越沉重。

  “子弈大哥,怎么样。爷爷他,爷爷他不会.......不会..........”见子弈脸色沉重,大牛担心的说。

  “恩公啊,你一定要救救村长,你一定要救救他啊!”见子弈脸色不是很好,李腾急道。

  继续为村长检查,子弈的眉头却变得更加的紧,于是转脸对大牛和腾叔说“此时,村长的情况很不好,非常不好。如果再不医治,村长他,村长他........”

  “不会的,不会的,子弈大哥,你一定要救爷爷啊。...子弈大哥,你一定有办法的,一定的,求求你,求求你,救救爷爷,救救爷爷啊。”知道爷爷很不好,大牛跪着不断的恳求道。

  “什么,不会的,恩公啊,你一定,一定要救村长啊。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腾叔说。

  “不.......子弈大哥你一定,一定有办法对不对,一定会有的,一定会有的.....对了,子弈大哥你,你不是还会施针吗。帮爷爷施针,帮爷爷施针啊........”大牛有些绝望的念叨。

  “施针,施针已经没用了,.......至于别的办法,别的办法是有,但..........”想了想,子弈犹豫道。

  “什么办法,子弈大哥你一定要救爷爷啊。”大牛一听有希望连忙问道。

  “是啊,恩公,你一定要救救村长。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腾叔也恳求道。

  “........好吧,你们先出去吧。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进来。好了我会叫你们的。

  ”想到与村民们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子弈早已把他们当成了亲人,于是点头答应道。

  “好”大牛和腾叔答应着向门外走去.............

  复杂的看着老村长,子弈说,“现在,唯有将我自己的真气打入你的体内方能救你,但明日小雪那儿.........,算了,我不能见死不救,何况我早已把你当成了亲人。

  ”将村长轻轻的扶起,双腿盘坐,双手与村长的手相接,慢慢的将自己的真气缓缓的输入村长的体内。

  一个时辰后……

  “噗~.....”一口血从子弈的口中喷出。

  “咳咳……。”子弈有些痛苦的咳嗽着,接着眼睛一闭就晕了过去。

  “子弈大哥,子弈大哥。”一个声音在那有些哭腔的呼唤着。

  “恩”子弈轻声低呼道。

  “啊,子弈大哥,你醒了。”见到子弈醒了,那人高兴的叫道。子弈缓缓的睁开眼睛,有些模糊,再定眼看了看,于是吃力的说,“是你啊,大牛。”

  “太好了,子弈大哥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自昨晚到现在你一直都在昏睡着,一动不动的。”大牛担心的说。

  “是吗!村长怎么样了?”担心村长安危的子弈问道。

  “爷爷已经没事了。你放心吧,子弈大哥。”大牛答道。

  “......恩,对了,你说昨晚,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想到雪女,子弈不由的连忙问道。

  “酉时(下午5点到7点的)刚过一会儿,怎么了子弈大哥。”见子弈问时间,大牛忙答道。

  “什么,不行,我得马上回去,大牛,你,咳咳,你扶我起来。”听大牛说是酉时了,害怕雪女出事的子弈,急道。

  “可是,子弈大哥你的伤。”见子弈如此紧张,大牛担忧的问道。

  ‘‘不要紧的,先去看看村长吧!’’

  “恩公,你醒了。”村长看到子弈进来道。

  “恩,村长,你怎么样了,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感到什么不适。”看着村长,子弈问道。

  “没了,谢谢你,恩公,要不是你,我,我自己都以为自己已经没救了。”村长摇头说。

  “没事就好,对了村长,你知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你们。”子弈问道。

  “不知道,他们一来就打人,我肯定我不认识他们。.......但,对了,恩公,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好像是预谋似的,因为就在我以为他们要打死我时,他们不知怎的就全体撤退了。”村长想了想说。

  “哦.....是吗,是这样啊。.....难道,是雁春君。.........不好,小雪。”忽然想到什么的子弈,担心的说道。

  “什么,雁春君???怎么会,雁春君为什么要怎么做,我们又不认识他。也从来没有得罪过他啊,他,他为什么,为什么????”听到是雁春君,村长疑惑道。

  “不,你们是不认识他,也没有得罪过他,但你们却认识我,而且关系不一般。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要支开我。而达到.......不行,我必须赶快回去,不然小雪会有危险。恩.....”子弈连忙起身,但胸口却因为牵动而开始隐隐作痛。

  飞云阁

  此时的雪女,跪坐在妃雪阁红色高贵的地毯上,远远的,望着那竹伞,而那对玉镯依旧静静放在盒子里,置于桌上,同雪女一起沉默着。“子弈......”雪女轻声的念叨。而乐仆再次来到雪女房前,轻轻拉开门,说道:“雁春君派人来问,雪小姐的决定......”

  沉默了一阵,雪女缓缓起身,轻轻的褪去手上的银镯。“雁春君~,想来一定是你计划的这一切。红姨的被抓,子弈的离开。.......我应该去救她,毕竟她救过我的命。’’

  子弈,对不起,小雪不能再等下去了。”想明白事情的经过,应该是雁春君故意将子弈调开,再以红姨来要挟自己,于是雪女轻声自对自的说。

  缓缓的走向乐仆,雪女抬起了双臂。“雪小姐,这是.....”乐仆有些疑惑,雪女对他伸出一双手,于是说道。

  “帮我戴上吧。”雪女淡淡的开口。

  “是。”乐仆小心翼翼的为雪女戴上这对玉镯。雪女看着这对玉镯,眉目冰冷,好似深夜里倒映于水中的月影,孤绝清艳.........

  “小雪,小雪。”一个身影快速的向飞云阁跑去。“吴伯,雪小姐呢!”看到吴伯子弈连忙问道。

  “子弈.......你怎么才回来,雪小姐已经走了。”惊讶的看着子弈,吴伯说道。

  “走了,去,去哪儿了。”子弈有些喘道。

  “雁春君抓了老板,以老板威胁雪小姐前去为他跳舞,雪小姐等了你一天,见你没回来,怕老板出事。为了救她,刚刚雪小姐就坐在雁春君派来的轿子去了。”吴伯答道。

  “什么.........雁春君。”想到雁春君对雪女所作所为,新仇旧恨,不管是因为雪女,红姨,还是自己和李家村,子弈都一定不会放过雁春君。冷冷的念着雁春君三字,子弈紧握双拳的向雁春君府邸跑去...............